“脏咖啡杯系统”:高效的执行力源于自愿、自主以及分享


蕴藏在“脏咖啡杯系统”中的执行力,解放了被商业组织、金钱交易所捆绑了的人性本质的东西。

1969年,Visa准备建立一个专用的电子系统,他们建立了一个志愿者团队,共同制定了一个大家都完全同意的方案。

团队成员把办公室的一整面墙做成告示板,顶端是项目所剩下的日子,再用一根长绳子吊起一个没有清洗过的咖啡杯,钉在当天的日期上。每项有待完成的工作内容都填写在小纸片上,注明期限与相关负责人。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看到任务的进展与演变的状况,可以体会到整个工作进度如何依赖于他们自己的工作,以及他们的工作又如何与其他参与者相互连接。

团队成员经常聚集在告示板前,共同商讨决定,形成不同的工作组,然后各自散去。一项工作完成之后,就会拿下记载这项工作的小纸片。每天,脏咖啡杯和绳子都毫不留情地向前移动。只要任何一片纸落在那条脏兮兮的绳子之后,总会有一些志愿者自告奋勇地加入那个工作组,以便完成工作后将卡片移走。

能够完成自身工作并为其他同事提供帮助成了每位员工努力的目标,也不会有人因为接受帮助而感到是在向人乞怜,因为在这项艰巨的任务中,任何人的工作随时都有可能落在绳子后面。

这个“脏咖啡杯系统”成就一个传奇,“银行授权系统试验版”按时开发出来了,不但低于预算经费,而且超出所有运营目标。全球维萨系统正是在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这个志愿者团队的运作几乎可以说是“混乱”的,项目没有严密的项目计划、没有权威的领导者、没有严格的工作纪律,但它却用一个“脏咖啡杯系统”创造了令人羡慕的执行力。

迪伊·霍克

这样的执行力,来自三个方面:

彻底的自愿

这个项目团队是由志愿者组成的,它完全没有靠行政命令。当知道无法依靠专业开发公司完成系统开发任务的时候,身为总裁的霍克并没有向员工发布自建项目团队的命令,而是把公司内外与这项工作相关的各层次的人员都聚集到一起,霍克发现公司里并不缺少斗志昂扬而又愿意奉献的人,一个由志愿者组成的团队很快形成,而且,成员完全可以退出自由。

一个以目的、原则和人为根本的社群产生了,随着个性、自我价值、才智与创造力的蓬勃展现,一种比自我更为强大的归属感油然而生,超越了短暂的得失与报酬。

彻底的自主

在这个项目团队中,没有职位之分,没有任何人有凌驾于别人之上的权力,只是依靠“挑战不可能的任务带来的兴奋”激励斗志。团队成员通过反复讨论,找到大家都认同的方案。团队成员一起进行项目的工作结构分解,形成一个个工作任务,再由自认为能够完成这些任务的人认领,而且,任何人都有权修改这些工作内容。

彻底的分享

分享精神可以说是互联网时代的信仰,而在这个“脏咖啡杯系统”中,分享精神体现得极为彻底。那块硕大的告示板让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看到任务的进展与演变的状况,可以体会到整个工作进度如何依赖于他们自己的工作,以及他们的工作又如何与其他参与者相互连接。

彻底的分享形成了争分夺秒地完成自己所领受任务的氛围,在这里,没有任何人想偷懒,也没有任何人能够偷懒,彻底的分享形成了自发的监督机制,而且监督成本为零。 彻底的分享还带来了自发的协同,人们自觉地到落后于计划进度的工作组协助工作,从而确保整个项目的顺利进展。 

本文关键词: 执行力 脏咖啡杯系统